职称论文发表_见刊快,可查稿!论文快速发表网

2020-07-11 22:20【政治论文发表范文】民主?抑或是多数人暴政?

  “……‘真理’不在于支持人数的多寡,而同意本身不是衡量一个结果的‘真实’或‘正确’的标准。”[1]

  一、案例回顾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脱欧公投。根据BBC统计结果,截至投票结果,有约1741万选民支持脱欧,1614万选民支持留欧,脱欧阵营领先127万选票,英国脱欧成定局。然而,在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却全没有欢呼与庆贺。英国民众脸上写满了忧愁,许多投“脱欧”票的人懊悔不已;欧盟视其为不负责任的闹剧,呼吁伦敦“立即启动脱欧程序”;其他在局中、或在局外的国家除了惋惜外,紧急制定应对之策,防范可能出现的动荡。许多专家评论英国“脱欧”弄假成真,绝非是民主的胜利,而是现实的尴尬。在脱欧已成定局以后,英国公民纷纷表示要再一次就“脱欧”进行公投,许多曾经投“脱欧”票的公民表示自己当时根本不知道脱欧意味着什么,如果可以重来,他们会投“留欧”票。也有人统计,超过90%的经济学家、几乎100%的权威机构(国内、国外)都不支持英国脱欧。而支持脱欧的阵营中,几乎都是普通的民众。

  英国的这次公投引发了人们对这样一些问题的思考:什么是民主?什么又是“多数人暴政”?它们又有什么样的关系?

  二、民主的基本内涵及分类

  “民主(democracy)从字面意思上来看是由人民(demos)来统治”[2]。然而,这依然存在着许多问题。谁是人民?人民应该怎样进行统治?人民统治的范围又有多大?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对这些问题都有不同的回答。例如,在古希腊时期,实行的是直接民主,公民通过公民大会对国家事务进行投票,而这里的公民仅限于20岁以上的男性公民,女性、奴隶、外邦人都排除在外。到了今天,“公民”几乎包括全部的成年公民,而且,民主也有不同的模式,不仅有直接民主,还有间接民主(或代议制民主)。目前对民主的定义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争议,“用伯纳德?克里克(Bernard Crick,1993)的话来讲,‘在公共事务的世界里,民主大概是最为复杂、最让人困惑的词汇’。”[3]本文将采用《政治学辞典》中“民主”的定义:统治阶级中的多数人掌握国家权力的形式、政治制度。[4]

  前面提到,从古至今,民主有着各种模式,如古典民主、激进民主、人民民主等,但“最重要的区别存在于直接民主和代议制民主之间”[2]。在《联邦党人文集》一书中,麦迪逊指出民主制是一种纯粹的民主,让所有公民直接参与政治决策,即直接民主。相对的,共和制是一种让民众通过选举的方式产生代表来治理国家,等价于一种代议制民主。[5]这里对直接民主和代议制民主的解释也是符合大多数人的认识。

  在支持直接民主的人物当中,最著名的非卢梭莫属,他认为主权不可分割、不可转让,并以古希腊的公民大会和古罗马的保民官为例阐述直接民主的可行性。同时他也认为主权是不可代表的,“一旦公共服务不再成为公民的主要事情,宁愿掏自己的钱口袋而不愿亲自来服务的时候,国家就已经濒临毁灭了”,“不管怎样,只要是一个民族举出了自己的代表,他们就不再是自由的了;他们就不复存在了”[6]p123。卢梭特别反对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因为他认为任何一项政策或措施是符合公意的话,那么这些政策或措施就会得到全体公民的同意,而不会有分歧。他更反对成立各种党派,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分清楚公意与众意,并且在一些派别有计划的影响下,人们很可能受到蛊惑,从而支持一些自己其实并不需要的要求或不了解的观点。“……可见公意永远是正确的,而且永远以公共利益为依归;但是并不能由此推论说,人民的考虑也永远有着同样的正确性。人们总是愿意自己幸福,但人们并不总是能看清楚幸福。”[6]p35例如在这次的英国脱欧公投事件中,很多人根本不了解什么是脱欧,脱欧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他们只是看到两个立场(脱欧与留欧)在争,谁的理由更有感染力,他们就支持谁。“人民是绝不会被腐蚀的,但人民却往往会受到欺骗……”[6]p35而这被撕裂成两派的观点,无论谁的观点将取胜,它又是否能真正代表了公意呢?或者它只是代表两派的个别意志,公投只是他们实现个别的意志的手段而已呢?但是卢梭自己也提到,历史上还没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制国家,而直接民主恐怕也要两千年以后才能实现。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实行直接民主存在着诸多的阻碍,其中一点便是直接民主极易导致多数人暴政。

  三、直接民主与多数人暴政的关系

  雅典的统治因直接民主而兴盛,也因直接民主而衰落。在其统治达到鼎盛时期时,亚里士多德对这样一种民主的统治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民主政体下的个人性格特征可以用‘放纵’来概括。对于各种各样的‘欲望’,他不分是‘必要的’还是‘不必要的’,不考虑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应该鼓励和满足的,还是应该控制与压抑的,一律平等地加以追求,强调‘应该受到同等的尊重’。”[7]特?e是在苏格拉底在全民公投之后被处死,亚里士多德对直接民主绝望至极。托克维尔将这种民主的滥用称为“多数人暴政”,即有些人以多数人的名义为了个人私利而压制少数人的自由和权利。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乏多数人暴政的例子,著名的有苏格拉底之死、法国大革命,甚至包括希特勒的纳粹统治。

  所有的这些例子是否就证明着直接民主就是多数人暴政呢?并非如此。直接民主的行使最典型的方式就是全民公投,它是一种针对事件而不是候选人进行的全民投票。除了雅典的公民大会外,近代也有新英格兰的镇民大会、瑞士的州民大会等。全民公投是为了更集中地反映全体公民的利益,拓展社会和个人的福利,而不至于政策措施为某阶层或某集团所垄断。但是,如卢梭所说的,人民都渴望得到幸福,但却看不清幸福,而且还容易被腐蚀。公民的意愿往往容易受到某些党派或集团的影响,从而使公投结果偏离公意。而且全民公投的计票方式也容易使公投结果偏向某一部分人,而使另一部分人的希望落空,从而导致一部分人的权利对另一部分人的权利的压制,使全民公投演变为多数人暴政。全民公投选择的是一种简单多数的选举体制,举例来说,10个人就三个党派(假设分别为A、B、C)投支持票,A获得了4票,B与C分别获得了3票,结果是A获胜。但就这结果而言能说是A获得这30%的支持率是代表了全体公民的意愿吗?这次脱欧公投中,51.89%的人投了脱欧票。但在投票结果出来后,大量的公民请愿重新公投,苏格兰表示不愿接受脱欧这个结果,北爱尔兰最大的民族主义政党新芬党也表示如果英国脱欧成功,那么也给了他们投票是否脱离英国的理由。公投不仅没有反映全体公民的意愿,而且还给英国的政治带来了动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全民公投只是给公民提供了机会上的平等,不仅没有最大程度地反映民意,反而还有变成多数人暴政的危险。

  因此,多数人暴政是对直接民主的一种背离,它导致了大多数人以“人民”的名义来抹杀少数人的自由和权利。直接民主固然是一种人人叫好的一种政体,但适合的政体才是最好的政体。虽然卢梭无比称赞直接民主,但他也认为连实施民主制都需要很多条件。“此外,这种政府(民主政府――引者注)还得要多少难于结合的条件啊!首先,要有一个很小的国家……其次,要有极其淳朴的风尚……然后,要有地位上与财产上的高度平等,否则权利上和权威上的平等便无法长期维持。”[6]p85虽然到了今天,很多国家已经实行民主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各个国家实施直接民主的条件已经成熟。以全民公投为例,虽然到了今天,随着网络的发展,无论国家的大小,全民投票已经不是问题。但计票方式、公民的政治素养、知识水平、对问题的认识程度等方面存在的不足都影响着公投结果,影响着直接民主作用的发挥。无疑,直接民主都是许多国家人民的向往,但直接民主的贯彻任重而道远,不可操之过急。虽然代议制民主没有像直接民主那样举行全民公投,而是由选举出来的代表来代表公民来实施统治,但它也是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无论是代议制民主还是直接民主,它们都是实现全体公民利益的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切勿使民主沦为多数人暴政。


论文快速发表网 www.lwksfb.cn 诚实守信,有始有终,是您职称评定的不二之选!

13121212186 13121212186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