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论文发表_见刊快,可查稿!论文快速发表网

2020-07-17 10:47【政治论文发表范文】民主概念的核心与价值

  

  西方民主理论与实践错综复杂,有时民主备受争宠,有时民主又被废弃冷落,如果说西方民主的历史曾经中断过的话,那么各个时代人们对自身生活的民主式思考却未曾定格过,这也是民主之所以不断发展的不竭动力。纵观西方政治思想中,民主问题无疑是重要的核心话题之一,从古希腊民主到现当代各种民主思潮,人们在历史背景的相继转换中都从不同角度思考了民主,这些看法之间有些紧密相连,有的相别甚大,然而它们都冠之以“民主”这一共同称号,这一方面说明了民主话题本身的理论魅力,另一方面造成了其内部的巨大张力。对民主这些内部因素做整体的联系、界定和融合,不仅关系到民主的过去,更是关乎民主的现在和未来。

  “民主”作为“所指”纷繁多样,作为“能指”意义深远,二者似乎又有矛盾,“所指”的“民主”最终可能不是民主,“能指”民主设想下又可能衍生非民主,民主的理论与实践步伐之间貌似难以协调一致。这样我们定义民主就不能局限于某一实践和理论,但我们更不能超出民主的理论与实践,从而陷入一些抽象的原则和论述。也许给民主下一个绝对固定的含义是不可能的,但退一步,我们不能确定民主是什么,却可以阐明民主在讲什么,因而与其写民主的英雄史,不如去写民主的问题史,抛弃不同民主之间的特殊性,而寻找民主之间的共同因素。按照这个思路,以下就民主的涵义做简要的陈述。

  一、民主概念的核心问题

  赫尔德认为,政治理论问题的核心是权力问题。历史上的政治学说无不对权力给予关注,可见权力在政治研究中的中枢地位,因而政治意义上的民主与权力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实“民主”一词本身就带有了鲜明的权力色彩,“民”代表了人物主体,“主”代表了地位和权力,二者结合直接产生了权力的人民归属问题,次生了权力的行使问题,即人民如何当家做主的方式问题。因而,以下从权力的归属、运行机制两个基本层面着眼分析民主的内涵。

  1.权力归属意义上的民主

  就民主的权力性质属性涵义,民主就是权力归人民所有,权力的本性不是出自父权、君王、神权、强力等其他来源,而是人民本身就是自身的主人,拥有自我决定的权力,在宏观上,民主就是国家的最终控制权、所有权应由人民所有,而非君主、少数人所有。在这种前提下,人民权力在国家表现上有议会主权、人民主权等几种表现形式。洛克所持的观点被称为议会主权,卢梭是人民主权的倡导者。现当代西方民主理论中又出现了多元主义民主和竞争性精英主义民主理论,他们对人民权力的表现形式又有不同看法。多元主义不同意国家主权说,而将权力划分为诸多个别领域权力,人民权力寄生于不同多元团体中。精英主义则将人民的权力归于一种决定谁来统治的权力,因而民主的人民权力思想在现当代呈现一种由一到多、由大到小的变化态势。但综合来看,西方自近代以后,对于权力的归属越来越达成共识,伴随着这种趋势,人们也越来越对权力的具体行使有了更多思考,即运行机制意义上民主的思考。

  2.运行机制意义上的民主

  民主在确立了权力归属之后,紧接着又碰到怎样行使权力的问题,这时民主又具有了怎样设置、分配权力这种运行机制的涵义。

  在原则和形式上,传统民主思想在运行机制意义上具备多数原则和直接民主两个主要特征。洛克、卢梭等人认同多数原则,认为少数对多数必然服从,赞同多数原则的合法性。但后来的托克维尔明确提出了对多数原则的质疑,他发觉多数原则这种量上的评判可能会导致多数的暴政。密尔接受了托克维尔的多数暴政思想的影响,进一步阐明了群己分界关于划清社会权力与个人权利的原则,保护个人权利遭受多数的侵害。

  除了传统民主多数原则的变动外,还有直接民主像宪政代议制、精英统治的转变。传统直接民主一般在小的空间地域范围内,少数人,以及相对简单的社会问题下才会可行,但随着现当代西方社会发展,民族国家的兴起,人口的爆炸,复杂的社会问题都使直接民主难以为继,这时就要寻求一种技术上可行的人民权力行使机制,因而通过人民自愿选举代表而行使权力的代议制成为了补充民主的可行方案。同时,由于直接民主以人民的随意偏好为依托而可能不公正地决策,西方民主理论中又萌生了法治和程序民主等限定思想。此外,直接民主是所有人一起行使权力,因而权力就过于分散,不适合面对复杂问题的有效决策,精英主义民主则分析了社会政治运作的官僚化倾向,区分了国家控制权和管理权,力求精英化管理和社会特权,从而直接民主过渡成一种间接民主。另外,参与型民主、协商民主都从各自不同着眼点对民主运行机制提供了借鉴。

  在民主的主体对象上,民主又因民主方法应用于不同对象中而具备不同生存形态,如社会民主、经济民主、工业民主,等等,这些都极大拓展了民主的外延和内涵。

  二、民主的价值意义

  在讨论民主理论的问题枢纽之后,参照君权、神权、父权等权力形式,民主又透露出一种不同的精神面貌和价值追求。

  一方面,民主不等同于民主精神,后者更体现了民主自身的理想状态和精神追求。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将民主的原则总结成自由和平等的两大原则,尽管亚里士多德所说的自由和平等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自由和平等,但在民主的历史发展中,民主始终与自由、平等有着相当紧密的联系,甚至有时民主、自由、平等彼此相互包含,出现一者则出现三者。

  另一方面,在西方一些自由主义看来,民主更倾向于平等,而与自由互不相关,以至于托克维尔、拉吉罗等人都将自由主义与民主的区别归结于自由与平等的原则之争。萨托利认为,民主以社会为中心,而自由以个人为枢纽,二者一个强调积极的人民权力,一个重视个人权利的保护。基于民主、平等与自由的相互区分,以民主、平等为目的结成了民主主义,而视民主为个人自由手段的为自由主义,他们在各自理论视野中给予了民主手段抑或目的的不同地位。

  然而,不管民主、自由、平等怎样分离、区别,三者作为人们的良好愿望不应存在绝对的相互冲突。民主、自由、平等作为精神价值主义应区分于打着各自旗号的政治运动,可以说不同的是政治运动,而不是民主、自由、平等的精神价值。其实不论哪个派别在现在都不会完全否定民主或自由,恰恰相反,他们都试图以自己的视角同化民主、自由、平等。自由主义讲自由主义民主,民主主义讲民主的自由和平等,并且相互之间呈现出一种交融的趋势。一些自由主义者从个人天赋自由出发,重视个人权利优先原则,忽视个人的积极的社会自由和平等,因而造成人的先天自由和先天不自由、不平等的矛盾。一些民主主义者则过分强调集体的优先性,追求人民的权力行使和社会平等,忽视了对个人基本权利和自由的保护。自由主义者偏重天赋自由、纵容社会不平等,民主主义者侧重社会自由和绝对社会平等,这些片面性在各自的理论发展中得到了修补。如达尔讨论了平等与自由之间的矛盾,指出了对自由的威胁来自自由本身,社会不平等也挑战者人的自由。

  在西方民主的形成发展史上,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在各自特殊性中演绎着不同的民主理论与实践,不妨套用黑格尔的“哲学就是哲学史”这句话,民主就是民主史。对于现今这个时代,民主的价值也同样面临着跨时空的发展问题。在时间上,民主是静止或变动。在空间上,民主怎样将其普适性和特殊性相结合和协调。这些都构成民主下个阶段发展的开拓点,相信民主本身也会不断丰富、进化和发展。

  


论文快速发表网 www.lwksfb.cn 诚实守信,有始有终,是您职称评定的不二之选!

13121212186 13121212186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