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论文发表_见刊快,可查稿!论文快速发表网

2020-08-07 22:17【政治论文发表范文】新媒体时代西方国家政治参与的新变化及其民主调适

  中图分类号:D5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02(2017)03-0095-09

  近年来,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政治参与和民主运行出现了一些新的状况和问题。一方面,公民传统的政治参与下降,“民主赤字”“民主病”出现;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社交媒体等新媒体的出现,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也进行了一定的调适,一是从公民参与方面来看,最显著的变化是网络政治参与和互联网抗议活动的兴起,尤其是社交新媒体给公民抗议活动带来新的变化。二是从政府和政党方面来看,重视互联网的政治传播价值与功能的发挥,利用新媒体来竞选、施政,把信息媒介技术运用到政党选举、政府执政及社会治理中,积极利用新媒体技术吸纳民众参与。网络政治参与的新变化和互联网民主的兴起是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应运而生的,是克服民主赤字现实需要的一种选择,但难以解决西方“民主病”,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西方民主的性质。

  一、新媒体时代西方政治参与的新变化

  法国思想家皮埃尔?卡蓝默在其著作《破碎的民主》一书中指出,“面对民众,民选政治家的可信性和威望丧失殆尽。在许多老牌的民主国家里,弃权选民的增加也是势在必然。民主高奏凯歌,但这是破碎的民主。”[1]无独有偶,弗朗西斯?福山在新近著作《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中认为,西方自由民主政体并不能幸免于影响了其他所有类型政治社会的停滞和衰落模式,自由民主政体或许会被某种更好的制度代替。西方民主制度运转至今,也出现了诸多的民主问题,民主制度不能与时俱进和精心维护,也会像人一样“生病”。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西方曾一度出现“民主危机”。冷战结束以后,对民主的质疑再起――民众厌政、政党式微、投票率下降、极端势力坐大等现象备受诟病,“民主赤字”“后民主”“民主空洞化”“民主死亡”“反民主”等说法层出不穷[2]。西方民主运转中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出现了民主退化现象,尤其是2009年以来欧洲债务危机更是暴露了其民主的缺陷,加剧了民主赤字[3]。Sanford Levinson认为“所谓民主赤字指的是外在看起来是民主化的组织机构或制度实际上不能够真正实现和贯彻民主的原则。”[4]2014年3月1日的《经济学家》以“The democratic distemper”为题来剖析当今西方民主面临的种种问题[5]。西式民主陷入困境,主要表现为低投票率、民主被利益集团操纵、运转成本高、选民的政治冷漠等现象。

  西方传统政治参与衰落和民主“生病”的同时,新兴的网络政治参与热潮兴起,民众参与的热情从传统的投票转移到以互联网为途径的各种参与活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项最新调查发现,美国人虽然不怎么喜欢他们的政府,却很爱上政府网站,政府网站不仅仅承载信息发布功能,还有参与、互动、服务等其他功能[6]。利用政府?W站、互联网论坛等新媒体参与政治生活已经是西方公民重要的参与形式。通过互联网寻找政治信息,浏览有关政党和候选人的信息、投票行为以及选举信息和政治新闻是最基本和普遍的方式。利用电子邮件、推特、脸谱、谷歌加等互动媒体支持或反对某个候选人,参与在线投票和在线讨论等。增进政治互动也是常见的方式,如发送电子邮件与政府或者候选人联系,或者接收来自他们的邮件。西方国家的公共论坛、社交媒体也极为发达,这些载体成为民众政治参与的新渠道。如Dosomething①、JustResponse②等都是促进公共参与和讨论的网站与论坛。再如英国的Hansard Society③公益组织,建立专门网站、开通推特和脸谱平台,来增进民主和增强议会的力量,并旨在培养知情的和积极参与的公民,推动公民与议会和政策制定者的联系,展开时事政治问题的讨论。再如“赫芬顿邮报”是一家著名的政治博客网站,是美国当前影响力最大的政治类博客。该政治博客建立了新型的网络社会化新闻过滤机制并激活、推动互联网上理性的公共讨论,2007年4月,赫芬顿邮报发起了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网上辩论会,开启政治博客先例。近年来Twitter、Facebook、Youtube、Google+、Linkedin等社交新媒体成为西方民众网络参政议政的新宠,推动了广泛的政治表达、参与。发起政治动员和政治请愿也是西方国家公民网络政治参与的典型方式,如“Moveon.org”是一家发起政治请愿和政治动员的网站④,旨在美国甚至全球范围内发起民主运动(Democracy In Action),影响政策和改变社会。一些国家的议会网站专门设有供民众请愿的网络平台⑤。

  在新媒体的触发下,西方国家公民运动愈发活跃,新的抗议运动兴起。近年来,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政治动员从传统的网站走向互动性、及时性更强的社交媒体。借助于互联网社交媒体的互联网激进主义抗议运动越发活跃,成为西方国家公民政治参与中的新的方式和特点,这种基于互联网的政治行动主义是西方新社会运动网络化的核心。互联网抗议活动是西方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新社会运动的网络化发展。20世纪末以来,信息通讯技术在这种新的政治模式中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和传播手段。新社会运动是“当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以新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反抗运动[7]。其包括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兴起并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的‘新左派’运动、生态主义运动、反战运动、争取妇女权利、反核抗议运动、少数民族的民族主义运动、争取同性恋权利等运动,还包括20世纪90年代以来兴起的反全球化抗议活动、新的反气候变化运动等等。互联网的互动功能和参与功能使得传统的政治参与衰落的同时,却刺激了新的政治参与形式和参与领域。生态环保运动、新女权运动、民权运动、反全球化运动、反战抗议以及其他一些有别于传统的劳工运动的领域,在互联网时代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和特点。互联网不止是组织工具,也是政治抗议新形式的组织模式。从1999年的西雅图反全球化抗议活动到2010年秋和2011年冬英国学生的抗议活动,到2011年兴起的“占领华尔街运动”⑥并蔓延至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占领运动,再到2016年4月美国的“民主之春”抗议活动,都是西方新抗议活动的典型代表。借助于互联网的新社会运动,具有新媒体时代的新特点:   第一,参与主体多元化、年轻化。新社会运动的网络化发展吸引了各种各样群体的参与,新媒体技术的聚合功能过滤了人们在职业、性别、阶层、种族、肤色、国别等之间的差异,只要在生活方式、价值偏好、政治观点与关切等方面有共同之处,人们就可以互相关联、组织起来。如,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其参与人群错综复杂,有找不到工作的应届毕业生和退伍军人,有长期失业的工人,有害怕失去养老金的老员工,有白天在公司上了一天班下班后赶到运动现场的职场人士,有无家可归的和平主义者,有军人,也有警察……这个团队聚集着来自各个地域、各个民族的各种肤色的人[8]。以笔者亲身经历的美国华盛顿特区国家公园“Forward on Climate Rally”为例,这次超过3万人的环保集会,即是由环保行动组织350.org⑦发起的抗议活动,参与的人群来自美国各地甚至其他国家,也有明星助阵。他们要求总统拒绝批准Keystone XL oil pipeline,并采取措施应对气候变化[9]。这次活动由发起人在网络发起号召,只要愿意都可以?⒂耄?不分性别、年龄、国籍、肤色、职业群体等等,抗议活动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新抗议活动不仅参与人群复杂多样,还吸引了大批懂技术的年轻人。互联网的个体性、自主性、自由开放性契合了年轻人的后现代政治追求。年轻人在疏远传统政治的同时,却更加走向了互联网政治。“年轻人脱离国家政治(state politics)的‘公民离散’(civic disengagement)趋势日益增强……年轻人摈弃了传统的党派政治,偏离了阶级关怀,走向激进的身份政治,他们表达超越边界的政治利益和希望,把互联网当作组织和造势的工具来使用。互联网是全球性、互动性的技术,与更国际化的、去中心的、参与性的政治形式有一种天然的契合关系。”[10]191,207

  第二,参与议题的游离性、复杂性与包容性。参与主体是多元化的,因而参与的议题也是多元的、游离不定的,今天的参与议题可能很快游离到另外的议题。“从控诉金融领域的贪污腐败到控诉经济不平等现象,从控诉社会不公到控诉失业上升,从控诉人民权利被剥夺到控诉钱权政体,从控诉警察暴行到控诉对外战争,从控诉环境污染到控诉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和欺骗,不一而足。”[11]当然这些议题在某一段时间是共同的,在另外的时间可能就会发生改变,存在着很大的变异性和流动性。政治焦点已经转向,传统的焦点主要在于制度、权力,今天政治生活的焦点在于分散的、不时爆发的网络政治运动。这种政治运动是“一种易来易去的政治,离下场政治请愿永远都只有一次点击鼠标之遥;这种技术形态鼓励问题的游移,个人总是从一个焦点转向另一个焦点,从一个网站转向另一个网站,没什么承诺,甚至没有什么思想;在那里,集体政治身份的记忆短暂,很容易被删去”[10]172。抗议的议题不断游走,甚至抗议、占领本身就是目标。

  第三,参与范围的地域性与跨国性。借助于互联网的组织力量,抗议活动跨越国界,抗议者能够在国际范围和层面上对地方性事件做出回应。以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例,“该运动不仅在美国遍地开花,还蔓延至美国境外的许多发达国家,德国、法国、西班牙、日本、新西兰等国都相继爆发了类似的抗议运动”[12]。2011年10月15日,“占领华尔街”运动迎来了第一次全球行动,抗议的浪潮席卷了东亚、欧洲和北美,这一天被称为“全球愤怒日”。据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组织者声称,“占领”运动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全世界超过1500座城市都出现类似的“占领”运动[13]。这些抗议活动往往有具体的发起基地,但是很快就会跨越地域或者国界。抗议人群来自不同的国家,出自不同的语境,但是由于互联网的组织,他们可能发出同样的声音。

  第四,组织行动的技术化、迅疾化与非理性化。新社会抗议活动的显著特点是在新媒体技术的推动下发起的社会运动,社交媒体成为组织活动的最重要平台。新抗议活动不需要传统媒体的支持,借助新媒体本身即完成了宣传、动员和组织的全部过程。以“占领”运动为例,“占领”运动是在没有传统媒体的参与下取得了较高的认知度和支持度,占领运动最初由网络发起[14],组织和传播也多依赖网络社交媒体,Twitter(推特)、Facebook(脸谱)、YouTube等社交媒体功不可没。在“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发起与组织中,“社交网络成为运动组织者的‘广播电台’,为他们发出声音、争取支持,以最少的人力、非专业性的媒介平台制造着最大的传播效果。他们利用社交媒体直接向世界发言、组织运动,越过传统媒体直接向大众发言是他们与过去社会运动的根本不同。”[15]“占领”活动中,抗议者充分运用了新媒体的传播互动和沟通功能,设立了专门的媒体组,负责经营运动的网站“联合占领”,专人维护Twitter、Facebook与YouTube上的专用账号,对运动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网络直播[16]。借助于新媒体的抗议活动,往往能在很短时间内燃起“革命之火”,并快速传播和组织起来,形成星火燎原之势。然而,这种运动也往往最易被非理性的情绪所感染。抗议活动往往没有焦点,抗议的信息容易失控,在2011年1月英国学生的抗议活动中,人们追随社交媒体的内容,碎片似的小组急剧发展,示威的信息失控,抗议本身也失去了控制,尤其在比较年轻的学生中,示威抗议活动发生了变化,他们冲破警察的堵截,想去哪里示威就去哪里示威,寻找可以占领的建筑,组织者的指令失去效力。

  第五,组织方式上的分散性与个体化。新抗议活动借助互联网和快速传播的社交网络组织起来,但并没有强有力的组织领导,是非等级制的。新社会运动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进行组织,进行的是横向的水平式的信息沟通和联系方式,而不是通过等级制的领导权的形式,区别于传统的劳工政治。这种政治活动是在流动的非正式网络中进行的,没有正式的身份登记,也没有组织条例,一般也不动用其他组织手段。基于互联网抗议活动是具有流动性的群体政治,其制度连贯性小。崇尚个人主义、政治行动主义,线上组织和线下直接参与相结合。个人是自主的,他们是不需要被代表的,因而,互联网新社会运动参与是高度个人化的,自发性的。新抗议活动推动了广泛的政治参与,这种参与是建立在个体自主的理念上的: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同时又是集体行动的一部分;每个人都要控制自己的政治行动,没有任何人能为集体代言,每个人都不能控制集体行动。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政治行动主义”。组织上的分散性和碎片化也带来一系列问题。由于缺乏统一的集中领导,人人都有发言权,表态参与的平台很多,但又没有一个制度能容纳、架构或协调全部声音,碎片化和政治消解也同时出现,抵消了抗议活动的效果。   第六,参与性质和目标上不涉及传统的政治意识形态、代议制政治、阶级政治等。大体来说,这些新形式的政治参与并不要求进行政治革命或社会革命,绕开传统的制度性的官僚政治,他们对国家政权和官僚制等级结构并不感兴趣,而是要求身份认同、独立自主、参与和直接民主。他们反对官僚主义、反对集中化,反对代表性政治,怀疑正式的和制度性的政治。这些网络集体行动关注边缘化的群体,坚持不合作的政治话语体系,坚持政治身份和观点的多样性,坚持多种多样的政治行动路径,不愿意遵照传统的代议制政治规则。这种互联网激进政治不同于阶级政治和党派政治,没有严密的组织系统。运动中的人们靠共同的价值观、兴趣和共同的政治理解维系和聚合在一起。这种新的政治形式难以用政党名称或是明确的意识形态来界定,这些抗议活动常常发生形式、路径和目标的变化。但在某个抗议活动中,成员会有相似的身份认同和情感共鸣。以“占领”运动为例,抗议者喊出了“我们是99%”的口号,共同的对不公正的感知是凝聚人们的力量。互联网新社会运动的目标是基于特定问题的群众运动,与民众的生活有着松散的联系。“一方面,新社会运动的参与者有非常突出的个人主义倾向,崇尚个性解放而不是改造社会。另一方面,新社会运动的参与者崇尚后物质主义价值观,他们已经从上一代对消费、金钱、人身安全等物质价值的单一追求,转向关心‘生活质量’和生存环境等‘后物质价值’,质疑现存秩序的合理性。”[17]这种新政治形式既不同于威权主义下的政治,也和西方代议制的自由民主全然不同。

  二、新媒体时代西方国家民主政治的调适

  互联网新媒体条件下,面对西方民主赤字的现实和公民政治参与的新变化,西方国家民主政治进行了一定的调适,重视互联网的政治传播价值,重视互联网的政治作用与功能的发挥,针对性地利用新媒体来竞选、施政,把信息媒介技术运用到政党选举、政府执政及社会治理中,积极利用新媒体技术发展参与式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种调适已经深刻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结构和政治运行。

  第一,积极发展电子政府,以回应民众的政治参与和公共服务的需要。电子政府是互联网最为重要的政治应用之一,也为世界各国政府所重视。发展电子政府是回应和吸纳民众政治参与以及提供公共服务的需要。电子政府建设强调“以公众为中心”的理念,促进政府服务全面上网,提高服务质量,打造无处不在的政府,实现“单一窗口”和“一站式”服务。在电子政府建设中,注重应用信息技术整合资源、实现业务协同和建立“随需应变”的政府(On Demand Government)。如英国的“开放政府”(http://www.direct.gov.uk/)和美国的“第一政府”(http://www.usa.gov/),两国政府网站运行成熟、服务完善,基本上实现对全体公民的“一站式”办公的功能,利用率较高。政府网站不仅是简单的信息公布平台,还承载着信息公开、数据共享、全能型公共服务、沟通互动的功能。美国政府推行“开放政府计划”,该计划倡导“参与式民主”,鼓励民众了解并参与公共政策讨论,以公开大量数据资料的主打网站“数据在线”(Data.gov)便是此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Data.gov网站提供由美国联邦政府行政部门所产出的高价值、可供再处理数据,免费供公众查询、研究和利用。作为一个政府数据集的大型集散网站,这个网站提供从人口普查地图到生物物种保护提示等信息,所有人都可以自由下载使用。网站的数据资料不仅有利于公众了解政府政策,此外也对居民的日常生活起到实在的帮助[6]。在美国国会的网站上,参议院、众议院的每一名议员都有自己的主页,网民可以查看议员的投票记录,还可以进行线上的政策质询和辩论。

  第二,利用新媒体进行竞选,以适应信息化时代的参与趋势。互联网竞选,指政党或者政府利用互联网进行网络政治竞选等一系列的政治营销、筹集竞选资金等活动,以在选举中占据领先和优势地位。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的发展,互联网的政治传播功能越来越被西方各国政党和政府所重视,他们利用互联网展开竞选活动。在吸引选民、竞选宣传、资金筹集等方面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互联网是竞选新闻的主要来源[18]。在西方国家中,利用网络进行选举,通常的做法是,利用网络建立其丰富的竞选资源,如建立政治性网址,公布相关的政治信息,利用网站宣传竞选纲领,还包括支持者的组织介绍、市镇、议会、文件、联邦政府(内阁各部门、其他一些独立的规范的机构,其他重要的联邦政府地址和数据)相关的媒体、报纸、杂志、在线新闻机构、政党信息以及智囊库信息等,还包括一些电子邮件系统;建立专门的选举网站,也包括一些民间非盈利组织建立的选举投票网站,如美国的选举精灵计划(Project Vote Smart)⑧。在2008年美国大选中,互联网成为竞选活动的利器。奥巴马自称是“互联网总统”,他的竞选极大地利用了互联网Web2.0的优势,利用YouTube视频[19]、社交媒体等吸引了大批民众,“有人把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称为YouTube选举”。近年来,推特(Twitter)、脸谱(Facebook)等社交媒体日益成为美国总统竞选人接近支持者和攻击竞争者的重要方式。2012年大选中推特和脸谱网等都起到了重要的竞选作用。2016年美国大选中,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首先在社交媒体发布参选视频,宣布参选美国总统。而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则充分利用推特进行竞选,对社交媒体的利用达到新的高度。截至2016年5月12日特朗普的推特粉丝已达813万,共发出3万余条推文。特朗普的推文绝大部分都由自己操刀,其在推特上不断通过制造新闻、推销竞选口号以及直接攻击竞争对手等方式来保持自己的媒体关注度。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推特等新媒体居功至伟。奥巴马竞选团队资深数字媒体顾问裴范菲(Dan Pfeiffer)曾评价到:“特朗普在互联网的使用上比共和党的其他竞选人都要用得好,这也是他能获胜的部分原因。”[20]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被称为“黑天鹅事件”,这是互联网时代美国政治结构和政治运行深刻变化的结果,既出乎意料,也是在情理之中。   第三,利用新媒体施政,与选民直接沟通互动。除了在竞选中发挥互联网的作用,西方各国政府普遍利用网络媒介进行政治统治和治理,强化政府、议员和民众的沟通互动。西方政党候选人利用社交媒体,直接与其选民和粉丝沟通互动,对于树立政治家自身的形象、传播执政理念、赢得选民支持和信任,传播其价值观念都起到巨大的作用。再以美国政府为例。在美国,大小政治人物、议员普遍重视网络工具的政治传播功能,重视网站、各种社交网站的主页建设。上至白宫,下到各个小镇,都建立了自己的官方网站和社交网站互动平台,并实现官方网站与各种社交媒体的链接。白宫不仅建立了官方网站,而且在各大社交网络如Facebook、Twitter、YouTube、Google+等都建立了自己的网络账号,官方网站(http://www.whitehouse.gov/)建立了与Facebook、Twitter、YouTube、Google+、Linkedin等八种社交网站的链接,实现政治信息的多渠道、多网站共享,提升政治信息的传播效力。

  一是更加注重利用新媒体发布政策主张以获取选民的理解和支持,利用网络平台达到施政目的。在就任总统后,奥巴马在执政中更加注重利用互联网等新媒体获取选民对其政策的理解和支持。白宫官网(whitehouse.gov)是奥巴马政府提供政务资讯、沟通互动的官方平台。除了白宫的官方网站,还精心经营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官方网站及博客(http://www.barackobama.com/,http://obama.blogdig.net/),并在各大社交网站建立自己的账号平台,发布及时信息、沟通互动。“Organizing for Action(OFA)”⑨就是2012年奥巴马在第二任竞选连任之后建立的一个非营利性社会福利组织[21],用以支持他的政策议程如移民改革、控枪和预算改革等,并获取选民对政策议程的网络捐助,以及帮助其政策议程通过国会立法。以医疗改革法案为例,BarackObama的Twitter 账号连续20天以每日5条速率持续更新动态,让推特成为了政务公开、连通公民、获取支持的窗口。在美国枪支改革中,奥巴马政府也开设专门的网页,解释新的禁枪法案的内容,呼吁民众支持,以促使禁枪法案获得通过。在视频网站,官方公布和网民上传的奥巴马视频数目也不断增加。这些文字、图片、视频在各大社交媒体的呈现全方位、立体化,展示了奥巴马政府的政治作为,全方位拉近与民众的距离。2014年奥巴马政府推行移民政策改革,颁布行政命令以推行其新的移民改革措施,然而这一行政命令并未获得国会支持。为了争取更多民众支持,奥巴马团队给每一位支持者发送电子邮件,呼吁他们对其移民改革进行网络签名支持⑩。

  二是巧妙设置议题,精心引导网络舆论。互联网条件下西方的政治传播技巧越来越隐蔽而精妙,传统的头版头条议程设置法显得简单粗暴,取而代之的是把大量生活化气息的博文、图片、视频节目发布于互联网中,将自己的日程安排和活动照片乃至工作的许多细节都公开地放置于互联网中,吸引网民关注。奥巴马就持续通过Twitter的Barack Obama账号发布信息,总统行踪、政治活动、未来打算等都实时推送更新,议题设置的形式精巧而随意,打破总统生活的神秘感,树立总统的亲民形象。同时,利用互联网的互动特点,与网民受众活跃互动,网民在不自觉中接受了议程设置,意识形态的主观灌输、宣传色彩看上去更淡了。

  三、几点思考

  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增进政治参与和民主政治运作是西方国家应对“民主赤字”的一种探索和选择,是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应运而生的,但难以解决西方“民主病”,不能根本解决“民主赤字”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西方民主的性质。

  第一,互联网新媒体难以根除西方“民主病”。利用新型信息技术的便捷性、廉价性、高度的自由性、自主性、开放性和更强的平等性,激发公民参与,克服公民政治冷漠,挽救公民对民主信仰的危机,是解决西方“民主赤字”的现实选择。从实践效果来看,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公民的参与热情,进而对激发西方民主活力起到积极作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使得西方民主中具有了更多的直接民主成分,公民有了更多参与渠道和表达渠道,无疑强化了公民的政治权利。然而,网络政治参与很难从根本上改变西方的“民主病”。马克思主义认为,民主作为一种政治统治形式和国家制度,属于政治上层建筑,归根结底是由经济基础所决定。西方的民主危机是西方国家经济和政治结构决定的,金钱资本对民主的操纵以及党派之争等都难以根除。鉴于互联网新媒体的巨大影响力,西方各大政党和利益团体都极力控制和利用互联网,为己所用,因而,各种政治势力对互联网和信息的控制也从未消除。“它不能替代社会变更和政治改革,但是它在一定程度上平衡了象征性的操控,拓宽了通讯来源,为民主化做出了贡献。因特网把人们带入了一个表达所思所想的公共场所。对这种场所的控制也许就是为什么说它是因特网发展中最根本的政治问题的原因所在。”[22]

  第二,互联网新媒体难以改变西方民主的性质。互联网政治参与有助于激活参与热情,但不能解决民主政治的所有问题,尤其是民主政治的阶级属性问题。民主政治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现代互联网信息技术只能是技术手段,改变不了政治实质。互联网是一种技术,具备政治属性,但这种属性不是抽象的,在不同的社会其政治属性的体现就会不同。资本主义社会里,其政治属性更多体现资本的属性和要求。民主是建立于一定的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其本质是由各社会阶层所处的经济地位和关系决定的,根源于一定的现实权力利益关系。只要现实的权力利益结构是不平等的,就难以改变其阶级统治范围内的民主政治。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要求是与保存和维护私有制度和私有财产联系在一起的,私有制所造成的不平等与政治民主所要求的平等是存在根本矛盾的,掌握巨额财富的少数人与大多数只掌握基本的生活资源的民众相比,更能对政治过程施加影响,影响政治决策和政治进程,互联网政治参与也难以从根本上改变这一状况。在存在利益冲突和阶级分化的社会,统治集团的民主只能是有限的民主,仅仅信息传播方式和民主运转发生变化,是不能改变这一根本特点的。一旦技术触犯了统治者的利益,它是不会坐视不管的;真正与民主政治相关的不是信息的“量”,而是信息的“质”。近年来,西方民主的金钱政治本质更加突出,资本和大众平等自由的矛盾也更加凸显,2016年3月底,法国爆发了“黑夜站立”社会运动,2016年4月美国爆发的“民主之春”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就是这种矛盾的反映。在“民主之春”抗议活动的参与者看来,当前美国选举机制、政治决策?C制很大程度上被资本绑架,权力与资本联姻,选举民主变为金钱民主,政府决策变为金主决策,华尔街的利益集团不断侵蚀政治领导人和政治决策。互联网并没有改变西方资本对民主政治宰制的现实。   作为推动政治参与和民主治理的一种手段,网络政治参与并未改变西方资产阶级民主的性质。尽管互联网带来了全民参政等直接民主的可能性,深化了公民在政治经济等事务中的参与权,但是西方资产阶级民主仍然是维护资产阶级政治与经济利益的政治制度。不管形式如何改变,手段如何先进,依然改变不了其民主的阶级性,恩格斯曾经深刻地指出:“现代国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的机器,资本家的国家,理想的总资本家。”[23]

  第三,高度重视信息技术在推进民众政治参与和民主政治建设中的作用,要不断探索民主的多种实现形式。当前,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信息资本主义”时代[24],互联网应用于政治过程,改进了资本主义民主的技术基础,资本主义的统治也为适应信息时代的要求作出了很多调整,展示了超强的适应和调整能力。西方国家把信息化建设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并把信息技术作为改善政治参与的手段和工具,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实践表明:民主政治需要不断更新改进,否则也会走向衰败。没有永恒不变的民主形式,民主建设必须随着社会经济技术变革的发展进行适时的变革与调整。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摆脱危机,民主政治也才能充满活力。科学技术的发展虽难以从根本上改变民主政治的性质,但是民主实现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可以料想,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进步和政治改革的推进,人类的民主政治必将在形式上发生巨大变化。

  社会主义国家要推进民主、建设高于资本主义民主的民主政治,更应该高度重视信息化建设,重视信息技术对社会转型的深刻影响,重视加强民主政治的技术基础建设,重视互联网对人们民主思想、自由权利意识觉醒的重要作用以及其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可以说,这不仅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客观需要,也是应对西方意识形态渗透和政治压力的需要,抵御“网络和平演变”[25]的需要。信息技术从来没有淡化过政治色彩,当代政治一定意义上就是信息政治,只有站在信息化的前沿,才能抓住当代政治民主建设的制高点。当前,世界新一波的信息化、智能化浪潮已经全面开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发展亦正处于世界信息化浪潮之中,历史趋势难以阻挡。我们要立足本国国情,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建设的实际,探索一条信息化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建设新道路。我们要适应世界新科技革命变革的趋势,在与信息化资本主义民主的竞争中,树立实质性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价值的话语权,利用信息技术和后发优势,探索人民当家作主、保障公民权利的多样化的民主实现形式,建设超越于资本主义有限民主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注释:

  ①https://www.dosomething.org/.

  ②http://www.justresponse.net/.

  ③https://www.hansardsociety.org.uk/;www.twitter.com/hansardsociety;www.facebook.com/hansardsoc.

  ④http://front.moveon.org/.

  ⑤如英国议会网站设有专门的请愿网页,如果一个请愿有一万个签名,政府部门将会回应;如果一个请愿有超过10万个签名,则议会将会对该请愿进行辩论。

  ⑥2011年9月17日,在美国金融中心纽约爆发了由数百人参与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运动的最初目的是揭露美国金融体系的贪婪与腐败,矛头直指美国的经济体制。10月7日,“占领华尔街”运动升级为“占领华盛顿”,运动的矛头也由美国的经济体制指向了美国的政治体制。运动在美国的影响不断扩大,美国有100多座城市都不同程度地爆发了“占领”运动。参见刘颖:《21世纪的西方新社会运?樱捍臃慈?球化运动到“占领”运动》,理论月刊,2013年第8期,第183-188页.

  ⑦http://350.org/网站首页写到:We're Building the Climate Movement;Climate-focused campaigns, projects and actions led from the bottom-up by people in 188 countries.

  ⑧ http://www.vote-smart.org.

  ⑨ https://www.barackobama.com/.

  ⑩ http://my.barackobama.com/Immigration-Reform.


论文快速发表网 www.lwksfb.cn 诚实守信,有始有终,是您职称评定的不二之选!

13121212186 13121212186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 →